也许

愿你走出半生,归来仍是少年

     我知道肯定有人看到第一段就看不下去了,但是既然都进来了,请坚持到第二根分割线好吗?文笔渣,求轻喷。没看过原著,私设如山,具体我会在之后的另一更中解释,尽我所能不ooc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 张日山找到了黑眼镜和苏万,但却没见到他要找的人,他问了黑眼镜,然而黑眼镜给了他一个十分罕见的错愕表情,无法回答。
     最后,黑眼镜说:“梁湾让我告诉你……”
     然而张日山没等他把话说完就走了。
     这么多年他早已习惯在各种情况下处变不惊,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不安过。同时他也很害怕,害怕事情不是自己想的那样,但是不管怎么样,他一定要找到人,哪怕是翻遍整个古潼京!
     张日山举着照明棒(原谅我不知道他们手里拿的东西叫什么!)在漆黑的通道里急切的走着,前方有照明棒的光,他加快脚步。梁湾拿着照明棒出现在张日山面前,张日山停住脚步。
     两人就这么站着,谁也不说话。
     因为上次的事,梁湾故意不想理睬他。
     但是梁湾看到了他眼底的光。
     梁湾低着头,说:“你……是特意来找我的?”
     “好玩儿吗?”一向波澜不惊的语调却染上了丝丝愠气。
     梁湾抬头抿嘴作可爱状:“你生气了?”
     “你们还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?”
     “我们?”梁湾懵了,不过这时她才发现张日山根本没有看着她,一直都是看着她身后。
     身后亮起了照明棒的光,梁湾回头看去,看到两个男人站在通道拐角处从脸上撕下什么东西,然后……笑得很开心。
     其中一个对另一个说:“橙子皮,你看我说什么来着,我们这么做兔牙肯定生气!”
     梳着“大风吹”的“橙子皮”不屑:“那又怎么着?大不了打一架!”
     张日山走上前去一人给了一拳:“你们两个混蛋!这样很有意思吗?”
     “橙子皮”:“咋滴?不服来战!”
     张日山:“好啊,打就打,谁怕谁!”
     “你俩够了!咱仨儿经历生死好不容易才重新聚在一起,你们怎么就想着打架?”
     然后张日山和“橙子皮”朝着对方“哼”了一声,谁也不看谁。
     “没有姓名的男人”问:“兔牙,你是怎么知道是我们的?”
     张日山:“我之前发现九门中有两个人行踪诡异,但是并不在我的名单上。下地后我发现了几具汪家人的尸体,他们身上都有枪,但是他们是被这个杀死的。”说着拿出一枚铁弹子。
     梁湾想看是什么东西,但现在三人那块儿她显然不能插过去,特别是那个“橙子皮”那浑身的……冷气?于是她凑着去看,可是刚要看到,张日山就迅速把东西收起来了。
     张日山继续说:“后来我又看到了被解剖刀所杀并且解剖的黑毛蛇,我才想到你们。”
     “橙子皮”:“你这理由也太牵强了,你那点智商就没想过这一切都可能是假的?”
       话一出口,一时默然。
       最后张日山很稀奇的没怼回去,轻声说道:“我只是还想再见一面。”
     “没有姓名的男人”推了陈皮一下:“会不会聊天儿啊你!”
     “橙子皮”:“我这辈子就没怎么聊过天儿好吧?”
     被堵住的通道那头突然响起了撞击声。
     张日山:“是九头蛇柏,跟我走!”
     然后张日山带头走,两人跟上。
     “没有姓名的男人”走到傻愣的梁湾旁边,说道:“梁小姐是想跟蛇柏约会吗?”
     梁湾喊了句“张日山你这个王八蛋”之后也跟上了,但是之后她就不说话了,不是不想说,是不敢说,走在“橙子皮”和那个“没有姓名的男人”身边,好冷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 黑眼镜和苏万终于到达了地面,感慨了重获新生之后,苏万问:“对了,黑爷,那个陈皮和林涛是什么人啊?”
     黑眼镜:“两个不应该会出现的人。”
     “不应该出现的人……那张会长还找?看他那么急,我还以为他是来找湾姐的呢。”
     “那家伙心里装的东西那么多,怎么可能还会有你湾姐的位置?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 好了,看到这里大家应该明白了,我就是专门拆梁山的!不过我这算是无cp向的。关于林涛,大家脑补法医秦明中的林涛吧,不过我借给了他医学这一技能(法医西医内科外科都涉猎,这是个时间问题😂),因为我本来是想些丁卯来着,但是为了结局,还是换成林涛。虽然用了林涛的名字,但在这个故事里也算是原创的吧,所以性格跟法医秦明中的林涛还是有出入的。至于为什么会让这两人出现,最后一更会揭晓的。但我这不是长篇,最多两三更,而且不会连贯,希望大家自己脑补吧,不好意思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