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人一剑,一世流年

我之前看到一张十七穿着粗布麻衣站在墙边带着笑意的图,他们说这是带着遗民南下跟百姓一起在南方开辟新家园的萧凛,突然给了我一个脑洞,给璟一个另外的结局吧。

BE的话就让璟回去,给所有人安排好结局,给表哥留下安天下的大计,然后心力耗尽死去了。

HE的话就让璟在南方的某个小岛上认识新的人,不是什么救赎,也不是什么光,只是这世间最平凡淳朴的百姓,就像萧凛拼尽全力保护的那些人,那些能说出“国运兴衰皆有定数,并非殿下之过”的理解他、不会只向他索取的人。​

评论(5)

热度(12)